“51吃瓜爆料正能量,黑料不打烊”- 艺文笔记

帮十多个家庭找到孩子后,他寻回丢失23年的女儿|51吃瓜爆料正能量,黑料不打烊

第1 51吃瓜爆料正能量,黑料不打烊🕟

第2 ⛈人间水蜜桃mac923🕕

第3 51吃瓜爆料正能量,黑料不打烊🤘

第4 果冻传媒91cm白晶晶手表🤑

第5 🉐51吃瓜爆料正能量,黑料不打烊🥃

第6 ❎51吃瓜爆料正能量,黑料不打烊🕛

第7 yn荡校园运动会笔❤️

第8 🦄吃瓜51吃瓜戴璐蘑菇🥟

第9 51吃瓜爆料正能量,黑料不打烊✝️

第10 老周张琳公交车(蘑菇视频)🐨

  5月27日,师春鑫在发布的视频里告诉大家,师珂找到了。本版图片/社交平台截图

5月27日晚上,师春鑫仍在直播间里连线,帮助其他寻亲家属寻亲。

  5月27日晚上,直播间照常开启,但师春鑫的心情大好,脸上难掩笑意,吆喝着其他寻亲家属连线。“恭喜师珂爸爸成功上岸!”相熟的寻亲家长纷纷道喜。

  师春鑫是河南浚县王庄乡人,今年48岁,在女儿师珂走散的23年间,他一直在寻找,四处发传单,贴寻人启事,上电视台寻亲节目,也加入很多寻子家长的群。获得线索后,师春鑫夫妇往往会前去查看,但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时间久了,大家渐渐忘记他的名字,只叫他“师珂爸爸”。

  “我女儿师珂,她是在1999年生。”2020年开始,师春鑫开通短视频账号,在网上反复讲述女儿的信息。一些寻亲家属发现了这个账号,纷纷给师春鑫留言,写下自己的寻亲信息,于是师春鑫也一边留意线索帮助其他寻亲家属,曾在3个月内成功帮助4个家庭找回失散的亲人。2020年8月,新京报记者曾报道《河南男子直播寻找丢失19年的女儿,3个月帮助4名网友认亲》。

  四年直播经历,帮十余个家属找回孩子后,师春鑫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师珂找到啦!”

  5月27日早晨,师春鑫刚刚睡醒,就接到警察的电话。电话那头说,走散23年的女儿确认找到了。

  女儿有可能找到的消息,师春鑫更早就已经听说。5月24日,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视频,“不等了不等了,一分一秒也不等了,赶紧去了解进程。”当时,警方的工作仍未完成,DNA的比对结果还没出来,但他觉得很有可能真的是女儿师珂,他在评论区里感谢大家的关注,说自己“只等那一刻”“很快会有好结果”。

  师春鑫不太敢多问警察,怕再次失望。过去的23年里,师春鑫已经和妻子见了100多个女孩儿,每次他们都以为这次找到了女儿,但最终结果又都不是。

  5月27日,终于尘埃落定。8点多钟,他录制了视频,在网上发布了这一消息。镜头里,师春鑫高举双臂,兴奋地跳了起来,“太好咯!太好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才我接到我们县田警官的电话,我们家的师珂找到啦。”

  他脸上难掩笑意。在网上发布消息之前,师春鑫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妻子。电话接通,他却激动得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不停地流泪。因为对女儿丢失的事感到自责,师春鑫的妻子多年来晚上常常失眠,只要想到女儿,就会开始哭。

  打给母亲时,师春鑫更不敢将这个消息直接告诉她,“我先问妈妈找到师珂要怎么做,然后一点点引导着把消息告诉她,怕她年纪大了,太激动了。”

  谁也没法忘记那“噩梦”般的一天。2001年4月15日,师春鑫的妻子带着一岁四个多月的女儿师珂出门串亲戚。回家时,妻子骑着三轮车,女儿由邻居家一个十岁的女孩抱着,坐在车后。经过浚县王庄乡大齐头村东头,一辆农用机动三轮车出现,车上两人突然从后面将师珂抢走,逃往河南安阳内黄县方向。知道消息时,师春鑫正在河北邯郸,他赶回了家,租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150多公里追赶人贩子。一家人也立刻报了警,但多年来始终没有线索。

  寻亲路上助人寻亲

  在寻找女儿的23年里,师春鑫想过各种各样的办法。

  事发地和警局已经跑了无数遍,发传单、贴寻人启事的范围从事发地点开始,一点点扩大。看到电视台有寻亲节目,师春鑫夫妇报名登台。他们也加入了各种寻子家长的群,互相交流经验,共享线索。获得线索后,师春鑫夫妇往往会前去查看,但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去年,师春鑫贷款4万元买了一辆二手货车,想一边拉货一边找女儿,也能积攒一些寻亲费用。开着货拉拉去帮人搬家的时候,车上都会张贴着寻找师珂的信息。

  有时候走在路上,他还会突兀地随机拦下行人,请求他们拍下自己张贴的寻人启事,又或者拍下自己或车,连同着师珂的信息一同发上短视频平台。师春鑫想,这样的传播,能让更多人看到这条信息,而面对这样的请求,路人们往往都不会拒绝。

  2024年,师春鑫直播寻女已经四年。四年前,一位朋友告诉他,有人通过短视频平台发布寻亲视频、直播寻人,最终找到了孩子。于是师春鑫也注册了账号,2020年4月19日,他的账号开播,“我女儿师珂,她是在1999年生。”拿着那张女儿年幼时的照片,师春鑫反复讲述自己女儿的情况。

  这几年来,从网上收到的线索很多,但最终结果都不是女儿师珂。越来越多寻亲的家属也关注了师春鑫的账号,看到他的账号热度不低,有人私信师春鑫,希望他帮忙寻找自己失散的亲人。

  师春鑫记得首位求助者叫王万国,他要帮姐姐寻找失散30多年的孩子。确认了具体地址后,师春鑫牵线帮忙联系了公益组织,最终寻人成功。这只是一个开始,在开号的3个月内,他成功帮助4个家庭找回失散的亲人,在网上引起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他帮忙。

  2020年8月,新京报记者采访他时,师春鑫说,作为有相似经历的人,他对这些寻亲家属非常能感同身受,“我们所有寻亲家属都是一样的,能帮就帮了。”

  久而久之,寻找女儿师珂和帮助其他家庭寻找失散的亲人,成了师春鑫发视频和直播的两大主题。只有周日是休息日,其他时候,师春鑫会在每天中午11点至13点半开直播,开头讲完自己女儿丢失的经历后,就和其他寻亲家属连线。直播的观众人数不等,有时是几百人,多的时候有四五千人,寻亲家属、志愿者和网友都齐聚直播间,互相鼓励打气,偶尔也提供线索。他还专门创建了一个名为“女儿回家群”的微信群,扩散更多有关失散亲人的信息。

  2023年7月7日,《失孤》原型郭刚堂的儿子郭新振被拐一案在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师春鑫身着印有自己女儿照片的衣服,和其他寻亲家长一同站在法院门口,对记者们讲述师珂丢失的经过。

  帮助十余人找到了家,师春鑫仍未等到师珂。他有时非常沮丧,走在路上,都格外关注街上的每一个人,从前不太注意的流浪汉,他也会多看两眼,“你不知道大街上的任何一个流浪汉,是不是就是另一个家庭走失的成员。”

  “最开心的是她愿意和我们相认”

  一张红扑扑的圆脸蛋,会咿呀说些简单的话,穿着厚厚的花衣服,裤子上有一个小企鹅,这是一岁四个月大的师珂被抢走那天的样子,也是师春鑫对女儿最后的印象。23年来,师春鑫跑遍河北、河南等全国各地,除了新疆、西藏和海南以外的省份,他都去了。

  为女儿取名为“珂”,含义是玉。师春鑫觉得小时候的女儿,就非常漂亮可爱,希望给她美好的祝愿。女儿在一岁四个月的时候突然离散,对于初为人父的师春鑫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每每走在路上,看到差不多一岁大小的孩子,师春鑫总会幻想,“师珂现在到底长成什么样了?”寻亲的路上,画像专家林宇辉曾经帮他画过一幅女儿的模拟画像,模拟了师珂20岁时可能的样貌,师春鑫就拿着这张画像,无数次想象着女儿的样子。

  女儿被抢之后,师春鑫和妻子又有了两个儿子,但他们从未想过放弃寻找女儿。有时候看到自己帮助过的家庭团圆了,师春鑫非常羡慕,“我总觉得我帮人找到一个,我自己离找到女儿也更近一点。”

  如今有了女儿被找到的消息,相见在即,师春鑫格外期盼。5月28日早晨,师春鑫在短视频平台发布了最新消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和我们的师珂联系上,现在我了解到,她很努力。她也愿意和我们相认。”

  师春鑫曾经无数次想象过找到女儿之后的事情,不管女儿是否愿意认亲,是否愿意回归原本的家庭,只要知道女儿在哪里,过得好不好,然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她,就够了。

  现在,女儿愿意认亲。师春鑫和妻子已经开始筹划,要多置办点东西,等到见面时送给女儿,还要大办宴席,让亲朋好友们都一同庆祝,“不管她有什么样的想法,我们都会尽一切努力,去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些年来,师春鑫夫妇为了找女儿,花光了所有积蓄,他没有想好将来的计划,一切准备等到认亲后再说。5月27日当晚,他依旧开启了直播,邀请寻亲家属连线。他说,以后还会帮助大家寻亲,继续发布视频和连线,让更多的家庭团聚。

  新京报记者 汪畅

usdunkqyhgomfinxdpkjimjsdhjdhvecoiwctmaatpnyxawaqhkyut

发布于:北京市